首页 > 热点
美国,从“领导世界”到“领导亚太”
发布日期:2023-02-05 15:03:39
浏览次数:861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近日在檀香山表示,领导世界21世纪将是美国“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亚太地区需要美国的领导领导”。众所周知,亚太苏联解体之后,领导世界美国就是美国实际的“世界领导者”。“世界”当然包括“亚太”,领导怎么今天却单提领导“亚太”?希拉里解释说,亚太“21世纪世界的领导世界战略和经济重心将在亚太地区”,但是美国人们的感觉却是:美国在缩小“领导范围”,因为不仅仅是领导希拉里这么说,事实上,亚太美国也正在这么做。领导世界

  如果把世界分为欧洲、美国中东与非洲、领导亚太三大板块,其中,欧洲是美国凭借北约掌握绝对领导地位的首要地区;中东北非则是美国以石油——美元链条为基础掌控世界的核心区域。美国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对这两个地区的掌控。但是,近一个时期以来的一系列事情表明,美国却正在逐渐地淡出欧洲、中东和北非这两个板块的事务。欧洲经济不断恶化以来,人们既听不到美国施救的声音,也看不到美国援助的动作。在最近召开的被欧洲寄予厚望的G20峰会上,人们甚至很难注意到美国的身影。更为甚者,在中东北非局势越演越“乱”的时候,作为世界警察的美国,却在不声不响中将“领导权”过继给自身都难保的欧洲。

  那么,美国真的要放弃对欧洲和中东北非的领导吗?恐怕不是。哪一个霸主会主动放弃霸权?美国今天这样做主要出于两个原因。其一,是要在乱局中“金蝉脱壳”。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从其领导世界近二十年的历程看,他不过是一个善于把局势搞乱,但又不善于“领导”乱局的领导者。他搞乱了中东,搞乱了北非,也搞乱了最大的盟友欧洲,甚至搞乱了自己。当下,危机四伏,难撑乱局的美国最急于做的当然是从乱局中抽身。其二,是要集中精力对付中国。美国一直认为,导致西方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崛起,所以,要止住西方的衰落,解救西方的危机,就必须进一步直接地、强力地遏制中国。

  在世界三大板块中,亚太板块主要部分——南美、澳洲和东南亚及东亚的日韩,都被美国称为自家的“后院”,在美国看来,这是旁人不能也无法涉足的区域。但是,中国崛起以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后院”在向中国开放,“后院”的许多国家因与中国的往来而实现了经济的发展甚至繁荣,而中国在“后院”中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毫无疑问,美国要遏制中国,他必然也必须要重返他的“后院”,因而,他要脱身于欧洲、中东北非,“重返亚太”, 本来的“世界领导”,今天要变成“亚太领导”。

  美国对“重返亚太”充满信心。在他看来,亚太地区有他最可靠的盟友,有他可以颐指气使的伙伴。特别是,他的亚太地区的盟友和伙伴国家,不像欧洲,整体看经济还相当不错。比如,南美的经济发展很快,澳洲在西方经济的整体颓势中也是一枝独秀。信心满满于是就十分急切,在未重返之前,就已开始了“重返”前奏:除了插手中国南海问题,在近期力推的TPP这个完全由其主导的新亚太经济组织,矛头直指中国的意图毫不掩饰。

  但是,这只是美国的一厢情愿。美国并没有认真想一想,他的这些曾经的“后院”中的伙伴和盟友如今与他还有多大关联?他不能不知道,他“后院”中的南美和澳洲这些年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资源出口,而其出口的主要对象是中国;至于他“后院”中的另一批盟友——东南亚国家和东亚的日本、韩国,在十几年前都差点被他的投机家搞破产,如果没有中国这个巨大新兴市场的出现,怎能支撑到今天?美国的“重返亚太”是要将这些离开中国就难有活力的经济力量拼凑在一起来遏制中国,可想而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从希拉里的口气里,我们听到了美国的“信心”,似乎还隐隐的感觉出点当年麦克阿瑟欲饮马鸭绿江畔的“豪气”,但又同时明显感觉到他底气的不足。企图躲开欧洲和中东北非乱局,来到亚太的美国同样不会轻松。他不会不知道他要遏制和对付的中国是怎么一回事儿?当年,中国一穷二白,而今天中国不仅是直追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摇摇领先的美国第一大债主,在信用评级可以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时下,中国其实都随时可以给美国“评级”。

  对于美国的“重返亚太”,中国可以静观其变,进而以静制动。从经济角度看,美国拼凑的所谓TPP,我们既不必报以热情,亦无须敏感,这个没有日本的加入就难有作为的组织,尚在襁褓之中就已尽显美日同床异梦的尴尬,会有什么样的前景?当然,我们也不能小觑美国对亚太的“钟情”,更不能忽视其“搞不好却能搞乱”的本领。对于美国在亚太地区“张牙舞爪”般的来势,我们必须继续强化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随着从海上撩扰中国的各种力量的不断扩增,中国正可顺势而为提升海军军力,使海军具有更大的战略影响力和更齐全的战术功能。

  而另一方面,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的是,不能让美国牵着鼻子走。美国把亚太看成“21世纪的重心”,但中国的21世纪的战略在于全球。随着美国的“金蝉脱壳”,中东、北非接踵而至的“重建”,以及欧洲看起来也为期不远的崩溃和“重建”,中国在保持亚太影响力的同时,正应跳出亚太,走向欧洲,走向中东,走向非洲。美国“重返亚太”,而中国走向全球。今天的中国正面临着担当起类似二战后美国对重建全球经济所发挥作用的责任。

(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hdwmn_wyb
上一篇:看不懂的士成本监审报告,无须惊讶
下一篇:美女时评 非理性的爱心
相关文章